《凤凰岭惊梦》最新连载第五十集

平心在线 64 1

  五十、不管修成啥样,先要做一个真诚的人

  自从我被死亡威胁后,离开北京,先是躲藏,后来看风声还行,就一路颠簸到了南方,你想想,师父那样的丑闻,当弟子的在外边怎么能过得好?

  不过,人生嘛,起起伏伏也是正常的,不是坏事,我也算是个有故事的人啦。

  后来,体系里有人告诉我说:师父一直很关心你——贤二。

  然后就批评我:贤二,你太不够意思了,师父这么关心你,你还背叛师父。

  本来,我都不生气了,听了这话,就有点搂不住了,但忍着没跟他计较。后来,体系内一直不断有人指责我,话传到我这里,贤二你这样离开师父,你对得起师父吗?

  还有人带话给我:师父在内部讲,只要是贤字辈的,没有改名字,就还是他的弟子,离开的,大家要多关心他们。

  你看,这话说得多么的温暖,多么的慈悲,我都能想象那些少经世事的年轻人会感动成啥样。是的,师父身边很多学校刚毕业的年轻人,他们可能经历过的少了,应该是不容易体会到人间的种种套路。

  我认为这是笼络人心的手法。事实上是啥呢?体系里因为我的离开,没有跟他们一伙,有人就把贤二的名字写在黄纸牌上当死人来祭奠,你看看,就冲这个,我就要好好活下去,活到一百岁。

  当然,后来有人说,这是个别人的做法,可是个别人的做法都是体系这样引导的啊。

  最好玩的是师父的态度,你既然这样表态了,要关心我,话说出来了,你得有所为吧。我从没听说你为这些离开体系的出家人做过什么,更没有为那些受害的比丘尼做过什么。

  有三位我的师兄悄悄来看我,毕竟是十来年的上下铺兄弟,但是,他们的条件是,不要让别人知道,他们是谁,他们来过。走之前,捐了一些钱,把我感动坏了!如同寒冬里的一个小火炉,很温暖。

  后来,其中有一位又来过一次,走漏了风声,再也回不去了,被体系列为重大的叛徒、间谍,让我觉得很对不起人家。

  还有一位,我们过去是非常非常要好的好朋友,连青春期的尬事都交流的那种,他连夜开车几百公里,来看我,我们交流了几个小时,当夜,他连住都不敢住,又开车走了,对我唯一的要求,就是请我不要告诉别人,他来过。

  在这里,向师兄那一夜的千里奔波表达诚挚的感谢,黑夜里的萤火,虽小,也是光明。

  后来,只要有人和我联系,就被体系孤立和打击。体系内有个黑名单,里面的人都是不可以联系的,其中一个特别黑的人,就是贤二。

  我有一个好朋友,在极乐寺,也当执事,其实我们俩没联系,她对师父绝对是忠心耿耿,但是体系高度怀疑她和我有联系,是内部间谍,就当众夺了她的手机检查,然后孤立她、排挤她。

  不得已,她联系我,把她接了出来。出来的时候,没有钱,没有手机。

  当年,是我帮助她出的家,我知道她把所有的财产都捐掉,很好的工作辞掉,义无反顾地追随师父,最后,却是这样一个结果,想想我就很愧疚。

  这样的人有很多。

  我都难辞其咎。

  从2018年开始,很多人都想把自己的亲人朋友从体系里劝出来,中国这么大,世界这么大,寺院这么多,善知识也很多,好的道场、法门也很多,何必困在那里。

  但是,劝不出来啊,你无法唤醒一个不想醒来的人。师父创建了一套非常严密的体系,他绝对是这方面的天才。

  不过,我也动了一个坏心眼,我就知道,只要我放出风来,谁跟我联系了,想离开体系,她(他)是我的间谍,体系内立刻就会清洗他(她)。

  这一招,我是跟师父学的。

  不过,想想我还是没有这么干,毕竟我要好好持戒,不能像以前那样,跟着体系说谎骗人。我就没有主动和任何体系内的人联系,谁联系上我,我就尽力帮点小忙。

  体系内说,师父在关心我,这是假的,他和周围的人应该都恨死我了吧,因为我看到了别人发给我的微信截屏,只要他们知道体系内有人联系我,找我,他们就气急败坏。

  当初我没跟别人讲我为啥离开,这个说出去,也太丢人了,就主动辞去寺里所有的职务,不声不响地离开了。体系也顺水推舟,对外说,贤二出去接道场了。

  大家这样相安无事不好吗?干吗一定要跟我计较呢?

  离开体系这两年,偶尔的深夜里,我会伤心地醒来,想起过去十年放下家庭事业亲人,没有陪伴孩子成长,没有照顾母亲的晚年,好心出家,为师父、为体系全身心地付出,想起过去十年为了师父本人和他的事业鞍前马后地忙碌,最后的结果却是这样。

  当然,最倒霉的是贤启法师,他在美国读书的亲人都受到威胁,并不得已转学隐匿身份。

  这些年,我们的真心和单纯丝毫也没有让师父觉得愧疚,他我行我素,私下里干他想干的事情,从来也没有把别人放在眼里。当官不带我,捞钱不带我,泡妞不带我,苦活累活却都让我干,想想就伤心。

  当然不只是我一个人伤心难过,别人也很伤心难过,那么信任师父,结果最后成了这样,一位师兄曾经拿着那些短信记录指着其中的一条很悲愤地跟我讲:“贤二,你看,师父给比丘尼发的短信,这是刚出家没多久的人啊,也没做啥贡献啊,师父就要摸人家的手,我跟了他这么多年,也没说摸摸我的手啊。”

  所以,我要把这本书写好,翻译成各种语言,纸质版、电子版,做成多语种微博,让它成为网红文章,然后用这本书赚很多钱,买一百个大号的冰柜,存一万个冰激凌,和贤菜、贤鱼……贤一、贤三、贤四等等一起分享,同时也补偿我们年轻和破碎的心。

  更为了唤醒那些就应该被唤醒的人。

  当然,这是玩笑话了,写几句好玩的,是让大家不要永远沉浸在痛苦中。虽然,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,对体系里的很多人来说,确实很难。

  但是,还是可以做到的,我的一位特别好的道友,在禅修上很有心得,他告诉我,离开后一年中,在禅堂一静坐,就流泪,大概哭了几个月,才算彻底走出来了。

  我一直觉得自己没啥事,挺没心没肺的,多悲伤的事情都经历过,这个小事算啥。可是,有一天晚上,我从禅堂里出来,休息时,凌晨时分,看到自己睡着了,然后梦见自己躺在地上,在哭。我就想:这有啥好哭的,别哭了。但是梦里又告诉自己:哭吧,这么难过,想哭就哭吧,于是我就放心地躺在地上哭。是真正的哭,没有任何的控制。

  哭了好一会儿,才醒来,继续去禅堂打坐。

  后来,我见过不少从极乐寺出来的女众,都有不同的问题需要面对,真的走出来,对有的人,确实是个考验。

  关于这本书,可能会唤醒一些人,也可能会给我自己带来很大大麻烦,我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标签: 凤凰岭 惊梦 连载 最新 五十

发表评论 (已有1条评论)

评论列表

2022-08-07 08:30:55

了风声,再也回不去了,被体系列为重大的叛徒、间谍,让我觉得很对不起人家。  还有一位,我们过去是非常非常要好的好朋友,连青春期的尬事都交流的那种,他连夜开车几百公里,来看我,我们交流了几个小时,当夜,他连